夏夜逐凉

紧张地干事儿,紧张地休息。再这么咸鱼下去我赌自己每周会胖三斤!

【红兴】平行线 五【架空,养成,AU】

作者有话说:

谢谢大家的点赞!

很久没写东西没日更了。

好多地方改来改去都不如意,慢慢调整中。

——正文分割线——

      第五章  困局 上

      在今天之前,孙红雷是个典型的执行者,不管决定者是谁,目标是谁,得利者又是谁,二话不说踏实做事,如同一把泛着冷光的利剑,供有权掌握它的人驱使,长刀所向处,必有刀光血影。

      今天他从一群同行手中救下了男孩。

     一念之间,曾经的行为实施者变为保护者。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自己做这么大决定。

      孙红雷家没有扣到家人身上的不成文规矩。小小的饭厅笼罩上一层温暖的橙色灯光,孙红雷直觉上午那群灭门的始作俑者不会那么轻易的离去,他们在张家见过张艺兴。对于死者中少了一个人这种事不可能不在意。此外,那群人并没有看到他的正脸,并不意味着今晚出门不会遇见多挑一的尴尬局面。

米饭,白菜肉丝汤,一个半馒头。孙红雷跟男孩分食了简单的晚餐。

男孩似乎不是很有胃口,嚼了几口米饭菜汤。等孙红雷吃过后,自觉地把碗筷收拾了拿去厨房去洗。孙红雷没去抢男孩主动揽过去的活儿,嘱咐他只需要把碗内的污渍用水冲净,再把它们摞好在该在的地方。说完便退出厨房,打开老式收音机收听每日新闻。

张艺兴洗完碗,收拾好厨房和饭桌,干活就像在自己家做的那样。走去客厅爬上孙红雷所在的沙发,听着机器里传来的没有感情起伏的女主播声音。

孙红雷觉察到男孩靠近他的时候本能地往相反的方向斜了下身子,他不喜欢有人碰他。

何况是这种没有预兆的触碰。

但理智告诉他,这是男孩在小心翼翼讨好他。

孙红雷在第一次外出执行任务时就干出了名堂,他的名号也因为漂亮的成绩而被圈内人熟知。几桩任务下来,组织却突然决定让别人顶替他的位置,命令他回去训练新人。

原来那会儿负责训练新人的教官跟自己的学生之间出了点事,内部人口口相传之后衍生出好几个版本,真假难测。孙红雷因为属于外勤人员,单独行动时间较多,联系人也只是工作上的上下级,对组织内部新出的消息一无所知。他一头雾水地接手了这个工作,没花什么心思在他的前任问题上,只是按照自己接受训练时的那一套教授那群半大小子们。

那个与前任教官有关的学生最终被他的同学们爆出来,孙红雷对他的注意也是源于一次例行的人员生活慰问活动,在互动环节,那个男孩跟他一组做游戏,输了要接受惩罚。学生们起哄,这个男孩也是如此讨好的姿态,慢慢抱紧他的右臂,视他为那些称得上“过分”的惩罚的制止者。

闹剧被及时制止,张艺兴也不是他的学生。

张艺兴只是用触碰这个动作引起了他的注意,然后小声地问他:“今晚我在你家住,睡觉怎么办?”

孙红雷打量男孩身上带着灰尘的衣服,一言不发地打开空得可怜的衣柜翻找起来。勉强找到一件他不穿的衬衫,递给男孩,指了指卫生间方向便打发了他。

卫生间的水声持续了几分钟,男孩身上套着过大的男士衬衫就出来。孙红雷把屋内唯一一张床稍微整理了一下,把自从搬进来就没动过的床单拿起来抖落灰尘。干完这些后,孙红雷示意男孩他今晚可以睡这里。

张艺兴爬上床,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不甘心地问了一句,“那,你谁哪儿呢?”

“我就在那边的沙发椅上睡。”

 

孙红雷把自己的手枪放在胸腹前方,拿空着的那只手挡在它前面。以一个几乎环抱自己的姿势坐在沙发椅上进入梦乡。

这具身体对环境的变化非常敏感,哪怕是屋内比平时多了一只苍蝇,它都会觉得不舒服。

孙红雷的理智叫嚣着需要睡眠来休息放松,但他的身体说不。

他有点后悔自己在白天救了这个男孩,本来一个人隐居的生活突然变成了两个,另一位还是个需要照顾的孩子。孙红雷以前只需要对自己的安全负责,嗅到危险马上就能抽身逃离,可是多了另一个人呢,他还能像辗转各地的过去那样走得轻松自如吗?

很明显,答案是“不”。

孙红雷之前的杀手生涯中总会有不断的目标人物出现,有些是孤家寡人,有些则有家室儿女。若是下手目标属于后者,孙红雷往往以面纱遮面,杀了目标却放过女人和孩子。

他从来不对女人和孩子下手,就算她们是目标人物,也不会去做。

组织里的人都知道他对这一条原则近乎偏执的坚守,因此从来没让他难做过。

“自己失控”的那一次除外。

这一次孙红雷自己给自己做了个天平,他的性命在这头,另一端装着张艺兴的性命和他的复仇心。只要有一端的东西滚落下去,天平失去平衡,就不用去思考如何维持平衡的问题。

孙红雷睁开了双眼,眼底露出久违的杀意。他尽量小声地打开枪支保险,走到床边,俯下身子观察熟睡的男孩。

张艺兴睡得正熟,前额耷拉着一缕过长的刘海,像一个逗号。眼睫毛薄如蝉翼般覆盖在弯成月牙状的下眼睑上。脸上的淤青比上一次见面时消了一些,但盖不住小孩长的好看。

孙红雷把枪口对准了男孩的额头,手指扣上了扳机。

只要动一下手指,张艺兴就会丧命在睡梦中。

他本人并不会知道。

杀了他,自己造出来的天平难题就不复存在。自己还可以按照隐居的方式低调生活。

如果再被原组织的人找上门来,他依然可以放弃一切离开。即使是朋友如黄渤,在性命面前,也可以抛弃。

孙红雷站在那里,纠结着。心里还没被磨干净的善意,跟随时准备逃逸的遁世心理激烈交锋。对着熟睡的张艺兴,几次想果断的了结,却都停止在扣扳机的瞬间。

曾经夺过许多目标性命的冰冷枪口贴在男孩温润无害的额头上,又缓慢移到太阳穴上。

张艺兴不是你的目标。

沙发上小心翼翼地讨好靠近,希望获得自己保护的尝试。

孙红雷,这个小孩信任你,你却把他当成累赘,还想杀了他。

不杀女人和小孩。

你还是人吗?

代表善意的一方义正言辞地质问着他,逼着他去面对,去打倒那个自私的孙红雷。

孙红雷最终放下了手枪,痛苦地蹲在床边,双手抱头状以求获得片刻安宁。

这个孩子活过今晚,自己对他就要负责到底。

张艺兴是他一念之间创造的困局,他在这个困局里挣扎过,搏斗过,最终善良获胜。

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张艺兴的困局,将在今晚后开启。

——TBC——

PS:码字准备二更中

       希望今晚能码完吧。

评论
热度(11)

© 夏夜逐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