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逐凉

紧张地干事儿,紧张地休息。再这么咸鱼下去我赌自己每周会胖三斤!

【红兴】平行线(养成,AU)

    本文纯属虚构,背景架空,养成向。

    这个杀手不太冷AU,不排除中间会有其他情节加入

    掉坑大半年才决定开坑。

    红兴圈新人,很久没写文了。若写得不好请读者们尽情调教【羞】

    最近有空,尽可能争取日更。

——-这是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就不废话上正文的分割线——————

    

一、潜伏

 

   “我不赞同这次任务的人员安排,沈sir。”

 

   “这是上面的意思,我无权做任何决定,孙先生。鉴于您前几次行动中出现意料之外的情况,组织决定这次派特别小组配合您一起行动。”

 

   “上次的事情,要不是我故意犯错,对方上套,组织上的高层人士现在能睡好觉?”

 

   “可你暴露了。上头不放心失控的棋子。”

 

   “我只有最后一个请求,这次行动由我指挥。”

 

   “随您。”

 

 

    充斥噪声的耳塞,无人应答的联络机,尚有余热的鲜血。

 

    孙红雷迫不得已启动备用撤退方案,在公共电话亭按下了那个紧急使用的电话号码。

 

   “孙先生,恭喜你在这场行动中成为唯一的幸存者。你就是组织上要找的叛徒。”

 

   “卧槽你给老子再说一遍”

 

 

     巨大的观赏鱼缸被炸裂出一道口子,水汹涌而出。

     绝望,冰冷,不甘,不顾一切的逃离。

 

 

     孙红雷在一片漆黑中清醒过来。

     又做了那个梦。

 

 

   孙红雷本来是个隶属于奉城地区组织的专业杀手。在过去的十年内替自己的组织做掉了不少目标,也算得上是一枚功臣。两年前主导了最后一场行动,九死一生,没成想被当成组织的“叛徒”。不得不只身逃离奉城,辗转流离于各地,随时警惕可能找上门来的前组织同僚的问候。

 

    辗转各地一年半后,孙红雷实在厌倦了到处躲藏的流亡生活。与此同时,他发现身后尾随他的那些或陌生或熟悉的面孔已经不怎么出现了,他们似乎放弃了他。来到南都市时孙红雷就不打算再换地方了。南都市气候适宜,不像忽冷忽热的奉城天气会折磨到他的关节,对此孙红雷相当满意。

 

冤有头债有主。那些倒在他枪口下的目标,未曾来过孙红雷的梦里找他讨债。反而是那次行动,一次次在夜里夺去他的睡意。

 

握在手中的枪柄变得温热而潮湿,孙红雷顺势把它放到了手边的小茶几上。维持坐在沙发上睡觉的姿势并不好受,略略调整了僵硬的身子,把下巴搁在左手上做思考状。

 

一个人在黑漆漆的房间里熬了半夜到天亮,腹中的饥饿驱使孙红雷出门寻找街边的早点摊。

 

早起上班的人群围着早点摊填饱了肚子,然后该上班上班该上学上学。孙红雷的高大个头在人群中特别显眼,此时也随着人潮流动。

 

四处流亡的生活是不可能节省下多少钱的,孙红雷给自己的临时住所付完租金后几乎一无所有。好在他的大高个体型还是有市场需求的,没几天孙红雷就找到了一份保镖的工作。赚的钱足够他日常生活所需。

 

像个普通人那样生活。

 

一个月中休假的几天,孙红雷喜欢去逛当地的市集。

 

这种市集一般是人声鼎沸好不热闹,吃的喝的玩的应有尽有。中老年人都往卖生活必需品的摊子跟前凑,小孩子们喜欢光顾各种各样的小吃摊。而年轻人,卿卿我我地到处闲逛,所到之处必然殃及一堆吃狗粮的无辜围观群众。

 

孙红雷在挤挤挨挨过各色人群,漫无目的地往前走。摩肩接踵的人群并不妨碍他的活动,人群的热闹仿佛是对他最好的掩护。毕竟人人都盯着自己眼前的东西或身边人,谁会在意刚才擦肩而过的是什么人。

 

孙红雷就是在这种大隐隐于市的情况下遇到小老板黄渤。

 

黄渤是打气枪摊子的老板,长了一张圆胖的好人脸,总是笑眯眯的。热闹的市集日玩游戏的客人不少,其中就有孙红雷。孙红雷第一次光顾他的铺子,把气枪一端,十分利落地打了个弹无虚发的成绩,因此带走了黄老板事先准备的绵羊玩偶。

 

有一就有二。黄渤以后再见到孙红雷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上一秒乐呵呵地送客数钱,下一秒就变身成霜打过的茄子,看着把他家气枪当自己装备使的孙红雷,怒气只能从鼻孔里发泄出来。最后孙红雷从黄渤那里拿走一个又一个玩偶。

 

这天黄渤又见到了孙红雷。实在憋不住气的他骂了一句:“这个飙货怎么又来了。”

 

孙红雷听懂了黄渤自带的青岛话,也不反驳也不生气。

 

飙货配自己算得上名副其实。

 

悟了那么一阵子后,该玩的照玩不误,该生气的还是生气。

 

第30个全中记录诞生了。

 

    孙红雷拿着玩偶正准备离开,黄渤发话了。

 

    “你一个大男人就那么喜欢我家的玩偶。”

 

    “呃,我一般走回家前就把玩偶送人了。”

 

    “你娘。”

 

    “这个小伙子能不能好好说话,骂什么娘。”

 

    “咳,嗨,你看我这嘴,欠的。大哥你之前做啥的?”

 

     孙红雷比了个刀抹脖子的动作。

 

     黄渤安安静静地看完他比划。

 

     痛心疾首地下了结论。

 

   “幸好你没干那行,对社会一点好处都没有。”

 

     孙红雷跟黄渤之间的友情就这么定下了。

 

    结识小老板黄渤后,孙红雷在这个城市里算有个熟人。

 

    不工作的晚上也不再闷在家里,没事就找黄渤出去撸串。

 

    黄渤有他的家庭,正经营生,小日子还算过得去。气枪铺子是他摆着玩的,稍微赚点钱。没想到就认识了孙红雷这个好给他添堵的外地人。

 

    无心之举,冥冥之意,谁又能提前料到呢。

 

    孙红雷不工作,不去找黄渤的时候,所有时间都耗在屋子里。

 

    他住的房子算是群租房,租客经常换人。人口流动的频繁性注定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不热络。外加上此地租金便宜,把生活艰辛挂在脸上的房客脾气也是极大的。单薄的墙壁根本不隔音,一家的动静瞒不过左邻右舍。闹腾尽管闹腾,但只要出了房间门,彼此是互不认识的陌生人。

 

    孙红雷住顶层,六楼,离楼梯最远的房间。

 

    他的邻居十分不安静,他被噩梦惊醒的半夜,从墙壁那边传来过短暂的女人尖叫声,东西被丢在墙上的声音。白天时又有震耳欲聋的摇滚音乐声。孙红雷坐在屋子里擦拭枪支,常常能被这些时有时无的声响吸引片刻注意力。

    “一群神经病。”他想。

 

    他在走廊上见过几次邻居家里的人,父亲,妻子和女儿。与黄渤的温馨小家相比,这位邻居的家庭绝对算不上和睦。吵架是家常便饭。孙红雷有次经过走廊时,邻居家的大门敞开,一只烂掉半个鞋跟的高跟鞋直愣愣地从门里飞出来,带出年长女性的谩骂和年轻女子的反驳。

 

    至于那位父亲,孙红雷只在很晚的时候见到过一两面,拿着油腻腻的空手提袋开了家门。过不了多久孙红雷这边就能听到不小的动静。

 

    如果邻居家一直就是这副样子,天长日久后孙红雷可能就不注意他们了。

 

    然而吸引他注意力的人出现了。

 

某个平常的午后,孙红雷回家休息,发现邻居家门前走廊上坐了个长手长脚的小男孩。

 

“小孩,你叫什么名字?”

 

“张艺兴。”

 ——TBC——

 

   

  

评论
热度(13)

© 夏夜逐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