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逐凉

紧张地干事儿,紧张地休息。再这么咸鱼下去我赌自己每周会胖三斤!

8.24

        昨晚刚打开电脑准备码字,然后被我爸叫出去散步。
         我俩在小区花坛边儿坐着歇息。
         然后说起三个月前教师招考的事,我爸来了一句:          “要是当时去面试的话说不定现在就是小学老师了,干两年就近买个房,将来弟弟留学娶媳妇啥的还靠你。”
         瞬间觉得即使当晚手速爆发也拯救不了普遍真理上的那层纸被戳破的心冷。
         之前当八卦看看的别人家的事儿如今落到自己头上。
         不是滋味。
         人生前二十几年为能有个好工作豁出一切埋头苦读,几个玩得好的异性朋友中没一个过了友情那条线。羡慕过大学同寝室的姑娘们都有过的花前月下。也不是没有过机会,一个月而已,最后我把对方骂走了,接着是各种双关。毕业照到手的那天,其他姑娘将闪花眼的双人照换着看。我不引人注意地离开六楼的宿舍,拿一罐饮料干坐在宿舍大院猛灌。
        如果真 面试过了,按照设想,我就先要攒出房子攒出学费其他都不管吗?若是等前面的都实现完了呢?我都得有三十好几了吧!到时就自生自灭,你在体制内工作呢,反正有上头管,饿不死。
        我觉得描摹前景的时候仿佛听到了掉头发的哗哗声。
        看着被自己实力碾压过几遍的研考资料,我忍不住想我是不是该感谢去年判我卷子的某位老师,因为您少给了我10分让我为上目标学校又准备一年,以及,各种意义上的休整年。
        终于能跟家人完整地生活十个月时间,停下奔波的脚步去看看家人是怎么想的。
        最后我发现,别人家的事是怎样的,到头来自己这儿,一毛一样。
        都是套路。
        马克思主义哲学关于联系的观点是,事物之间的联系具有普遍性。
        从小到大耳濡目染他老人家金科玉言的马克思老先生,终于从那高高的神坛上趾高气扬地走下来,睥睨一眼他脚下的我,狠狠地打过来一记响亮的耳光。
        但,运动是事物固有的存在方式。一切都在变化当中,些微的量变累积起来,也可以引发质变。只是,需要条件。
        真是打一棍子又给赏倆甜枣的节奏。
        条件便是时间,这一年,只要行动,还有改变的机会。
        有机会就要抓住,错过这次,可能再没有下一次了。
         我还是相信,父母对我还是用心的,在积极进取的事情上他们是持支持态度的。只是,常年分离,人情隔绝,可能在别人眼中是自然而然的事,换到自己这儿是能不能接受和多长时间接受的问题。
        不想争什么,也无意去计较。平常已经够累了,胡乱的有的没的诉说、念想、情感正好倒了个空。
        明天继续意气风发地做事为人。
       
        
       
       

评论(1)

© 夏夜逐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