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逐凉

紧张地干事儿,紧张地休息。再这么咸鱼下去我赌自己每周会胖三斤!

【靖苏】梦或真 (百日靖苏第七十九日)

梦或真

脑洞来源:

梦是如此生动,以致做梦人醒来时,弄不清楚真即是梦,还是梦即是真。——梦或真 【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

     此文为一枕槐安后续。

 借用哑舍的巫蛊偶设定(人偶可化身为真人)。

这篇文文就是为了污而存在的,逻辑废人物OOC文笔死什么的就不要追究。

 

 

 自从陛下在密室里睡着的那一夜后,高湛便觉得主子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先是让他带人封了养居殿内的密室,随后又命他去将作监寻高手匠人数十名,带去原先的苏宅临摹图纸。图纸出来后便下旨营建长林殿。

此外,陛下竟接受了大臣的建议,选了两家重臣的女儿进宫为妃。此事过后,选秀一事再无人提起。

次年春,北境遭遇大渝入侵,长林军巧计围歼敌军,令其后退三百里,顺势也将大梁国境推进了三百里远。

消息传入朝中,人人举手相庆,皇帝下旨重赏长林军有功将士,暗中却命聂铎退后二百里地,并与大渝使者谈判。以开边关易市为条件,促使大渝来使与梁国缔结和约。

朝堂上群臣为此事愤愤不平,年轻的帝王高居上位不发一语。任某些朝臣将愤懑化为廷辩之词从而互相对质。

“陛下,今日长林殿竣工,下朝后您不去看看?”

“嗯。”

“这长林殿是按临摹来的苏宅图纸建的,就连屋内的摆设也是依着那人的喜好来的。”

“甚好。下朝后你引朕去走一遭。”

“奴才遵旨。”

 

 

 

“苏哥哥,给你。”

蓝衣少年落到他面前,挡了他的路,手伸到自己面前。

躺在少年掌心的,是一尊木偶。

萧景琰虽然觉得此事来得过于荒唐,但看少年的言行举止带上了些坚持到底的意味。年轻的帝王难得笑了一下,命后退老远的高湛接过此物,带去长林殿安放。

少年飞身便走,速度疾如风。

可谓来无影去无踪。

萧景琰一直想问的问题被梗在了喉咙里。

 

这晚,萧景琰在长林殿安寝。

新入宫的木偶立在案上,一根红烛在它前面,落下滚烫的泪来。

 

 

萧景琰尽管当了皇帝,但军中练出来的耳功没有丝毫减退。

似乎是殿内有什么东西倒地。

他听到动静就醒了,决定出去看个究竟。

以后要提醒高湛好好挑人了,这等毛手毛脚的奴才怎能在宫廷中听命。

萧景琰一边走一边想。

一室红烛安静地燃着自己,映出满室柔光。

一个细枝高脚烛台倒在地上,上面的蜡烛不见了。

这消失的蜡烛也不用萧景琰刻意去寻,因为它已经被拿在一个人手中。

那人一袭白色狐皮大氅,如瀑青丝散于脑后颈间。烛火微微跳动,越发显得此人面白如雪。

萧景琰从来就不信什么鬼邪之说,更不是胆小鼠辈,他跨前一步站定。那人也不后退,即使两人之间的距离可以用分毫度量。

“景琰,我回来了。”

声线低沉,又不失清雅淡然,隐有金石击响之声,表面却风平浪静。

正如此人总是低眉浅笑的模样,让人无法捉摸。

萧景琰握住那只拿红烛的手,熄灭了那点微光。

一把抱起那人往内殿走去。

 

 

 污请戳我

 

 

更残漏尽,东方念白。

随侍多年的高公公进门来服侍陛下起居。

萧景琰单衣盘膝坐在榻上,自觉头疼欲裂。却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在内室里找人。

没有另外一个人存在。

除了,榻上混乱的被褥,及无法解释的大片水痕。

高公公看这榻上光景,别有深意地笑着退下。

陛下是时候要去后宫走一趟了。

萧景琰还在回忆和现实之间天人交战,昨晚的春宵帐暖难道是我幻想出来的?

在错了位置的枕头侧边,萧景琰眼尖地发现了一缕青丝。

小心翼翼地捻起来轻嗅,梅花清香,与记忆中毫无二致。

所以,这是梦,或是真?

宫人收拾好陛下出行所需的各种衣服配饰。

萧景琰在宫人簇拥下走出内殿。

倒下的烛台边,桌案上,蓝衣少年飞流送来的人偶静静地立在原地。

一袭大氅,低眉浅笑,五官清秀俊逸,栩栩如生。

确是非内家高手不能为的精巧之物。

——END——

 

后记:这是一个找到组织后第一次产出&有点激动的小透明。

          从来没有写过R18(还走古风线)只有看和想的份儿的人,如今自己逼自己搞出了一篇【果然有死线才有动力】

         又跑剧情又炖肉汤的,要是菜不香我去面壁思过。

据说有广告时间【厚颜无耻地保持队形】:

这是个有爱的靖苏群,名叫静日思。

群里有很多才华横溢的太太。

群号:518616172

 

 

 

 

评论(8)
热度(137)

© 夏夜逐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