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逐凉

紧张地干事儿,紧张地休息。再这么咸鱼下去我赌自己每周会胖三斤!

【蔺苏/微苏流】果食(除夕小甜饼)

       看到今天首页好多拜年贺文出现,也就随流来一发糖文来拜年!祝小伙伴们除夕快乐!新的一年多多产出喔! 

     前言:

     古代面人是“面果”的一种。南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载:“以油面糖蜜造如笑靥儿。”孟元老明确说明的这些原料都是能吃的,并谓之为“果食”。——题源

 正文:

       琅琊阁乃天下消息集散之地,前去求得贵阁一句至理箴言的人非富即贵,每逢这些富贵人士前来撒钱求教之时,总免不了要在琅琊镇内暂居几日。

        俗话说得好,大树之下好乘凉。有琅琊阁这棵大树在,这镇上一年到头都热闹非凡,各色人等穿梭于小镇的每条街巷。百姓的小家日子也过得滋滋润润,祥和富足。

      琅琊阁如今是少阁主蔺晨当家,老阁主对此放了一百个心,出门云游去了。

       蔺晨对此很是郁闷,老头子一走了之,家业让自己管着,这平日里答疑解惑做生意还好说,可过年的时候就算是顾客也会休息的。蔺晨的一脑子计谋和满阁的情报消息就没处使了。

       娘早已过世,爹不在,兄弟亲友什么的压根就没有过。往年除夕夜,蔺晨一个人在房内吃完饺子,坐榻上一边抚剑一边咬着后槽牙想,人家过年都是阖家团聚热热闹闹的,像本阁主这样孤家寡人过一夜的估计找不到几个吧。

       于是在下一年年关将近的时候,蔺晨特意跑了一趟江左,美其名曰远行,实则使出自己三寸不烂之舌,连哄带骗把江左盟宗主梅长苏从廊州带到山上小住。

       蔺晨将人精心调理了十几天,总算将人养出点健康的气色来。每日抚琴焚香喝茶喝药赏玩古玩看书不在话下,有时蔺晨也会将琅琊阁收集来的情报消息给长苏看,两人对坐推演朝局形势便是大半天时间。

       逍遥度日的结果是,某日清早蔺晨掐指一算,离除夕夜只剩两天了。看了眼已然空空如也的屋中箱柜(之前里面总是放满了各色甜食),蔺晨甩甩袖子信步朝长苏所在的客房走去。   

       是时候下山一趟了。

       吃过早饭,蔺晨将长苏整个人仔细裹进一件白狐毛貂皮大氅里。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蔺晨抱着人使出轻功往山下去了。

       琅琊镇上一派喜庆祥和之气,街道两旁满是出售过年物品的铺子,家家屋前张灯结彩,小孩子们成群结队地在街上嬉戏玩闹。不知何处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甚是热闹。

       蔺晨一进街道就把长苏的手攥紧了,怕把人弄丢了。俩人也不赶时间,随着拥挤的人流慢慢地往前走。

      长街前半段人流云集,舞龙的耍宝的说相声段子的江湖艺人占地摆弄自家绝活儿,一圈一圈的人仰着脖子看稀奇。蔺晨是个玩性大的,拉着长苏就往人堆里挤。

       长苏默然跟在人后。虽然蔺大少爷常年在外,但大都用阴谋诡计跟江湖群雄、朝堂中人打交道,被拘束地紧了。于是一有机会玩乐,这人总是不肯放过的,且就由着他去。

      看完表演,蔺晨跟着散去的观众唏嘘呼喝几句,过了眼瘾后接着走。再过去一点便是散发着各种诱人香味的食品铺子。那些卖吃食的小摊主眼尖得很,招呼他们的声音格外响亮,看样子是认识蔺晨的。

       一会是这边人喊“蔺阁主,这是您最喜欢的梅子蜜饯,小老儿特地让家人做好了备下,只给您一个人的。”,一会儿是那边人喊:“蔺阁主,我这里有最新鲜的豆沙馅糖包,哎呀托您的福今年我的生意好着呢。明年您可要记得早点来赏光。”一圈转下来二人收获满满,梅长苏忍不住笑出声,偷偷给蔺晨咬耳朵:“蔺少阁主有现在的体型,苏某大致能猜出一二原因了,莫不是这些吃食的缘故?”

    “长苏啊马上就是除夕了您就放过我吧,今年本阁主替你江左盟走南闯北了那么多地。你总得让我补点体重回来。”

       梅长苏知道个中内情,不忍心戳破蔺晨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和蹩脚的借口。这人的面皮在他面前可薄得很。

      前面一个摊子被一群孩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蔺晨和梅长苏走上前细看,这间摊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面人。

      蔺晨随手抓住了一个兴奋从人堆里钻出来的小孩,瞥了一眼孩子手里拿着的东西。心口突然遭到棒槌似的暴击。

      脸大如饼,身短无比,一手持扇,后背处一片蓝影。蔺晨晨就算是眼力不济也看得出,这个面人画的就是自己。蔺晨收回手,小孩子蹦蹦跳跳地跑远,还不忘把面人放进嘴里咬。

       蔺晨气势汹汹地跨进孩子堆准备找那摊主对质,本尊自诩江湖风流公子第一人,容貌身段自然不差。一个做面人的手艺人能把本尊容貌毁成个不倒翁,本阁主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干的。

       站在摊子前的蓝衫少年引起了梅长苏的注意。即使隔着几步远,曾经习武的梅长苏也能感知到他全身散发的凛冽气场。

    “飞流——”梅长苏叫了个名字。

       这蓝衫少年不是别人,正是被黎刚哄骗出来寻苏哥哥又被面人俘获的飞流。他手里拿着一个银裸子,正困惑着不知道够不够付账,摊主没想到这小孩子不识数,急得满头大汗地跟他说着什么。周围的孩子纷纷起哄。

       听到熟悉的声音,飞流转头一看叫他的人。瞬间整个人的气场柔和了下来,飞身扑进小半月没见的苏哥哥怀里。

    “飞流,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黎刚他们呢?”

    “他们,要飞流,找哥哥。”

      大概是还惦记着吃食的缘故,飞流只高兴了一会儿便耷拉下脸,把手里的银裸子放在掌心里给苏哥哥看。

   “面人,钱,飞流,不懂。”

   “蔺晨——”这次梅长苏的声音听起来中气十足。

      正在琢磨着砸人场子的蔺晨在摊前回头看着外围的一大一小,一脸的不胜其烦。

  “咱们有三个人,你看着买吧。”梅长苏喊话给蔺晨,自己跟着飞流在一边看行人。

      蔺晨好一会儿才脱身出来,将其中一个面人先给了馋的眼睛放光的飞流。接着叹口气,把另一个面人塞到梅长苏手里,幽幽地说道:“你手上的这个白衣书生这人画得比琅琊阁少阁主好,痛心疾首!痛心疾首!我琅琊阁好歹也是造福了一方百姓,他们吃我也就罢了还不弄得漂亮一点。我这人就有那么招人恨吗?”

       梅长苏不置可否,顺手将蔺晨手上的“琅琊阁少阁主”面人拿过来,把自己手上的递过去。“这个看着顺眼多了,给你吃吧。别浪费了。”

      蔺晨由着他换过了,慢慢地咬了一口。

      味感温软可口,还自带一阵梅花香气。

      梅长苏看着飞流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干脆把自己手里那个给了飞流。沿原路返回的时候又买了好些吃的,大部分都进了飞流的肚子。

      回到琅琊山上,梅长苏先修书一封去往江左,告知他们飞流已到,自己归期未定,不用挂心云云。然后让飞流沐浴换衣服睡觉。

       蔺晨一回来就没了人影。

 

 

       除夕夜晚,还在阁中的众人聚在大屋子里热闹地抢饺子吃。飞流被饺子吸住了也参与到抢饺子的行列里。

       独独就缺蔺晨一人。

       梅长苏怕克化不动油腻之物,去厨房想请人做份清淡白粥。

       一进厨房,梅长苏差点没被满屋子的面粉末呛死。

       蔺晨满手满脸都是白粉,见到人后直接凑上前去。一只白手便往梅长苏如玉面颊上摸了两下,一边说着“面人再怎么漂亮,还是比不过真人。”

      长苏看到蔺晨身后的长案上布满面粉,以及一个个“千姿百态”的面人。

    “蔺阁主自诩江湖风流第一人,竟也会去做灶火之事?”

    “君子远庖厨,但不远玉人。”

 

 

       End

       吃货阁主也是萌萌哒!

       恭喜蔺 吃货 晨的情话技能点亮!

 

 

       

评论
热度(23)

© 夏夜逐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