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逐凉

紧张地干事儿,紧张地休息。再这么咸鱼下去我赌自己每周会胖三斤!

【神夏同人】Close to you 第一章(冰与火之歌au,abo设定,君临组人物上线)

前言:说好的今天上正文。

君临组人物上线,比较多的文字用来叙述背景和人物关系。

华生将军“睡遍半个维斯特洛”的名声算是有了个侧写(因为夏洛克还没上线嘛,将军抓紧再风流一下以后没机会了....)

觉得文笔好渣写不出我心中冰火应有的氛围啊!!!

正文

第一章   御前会议

君临,七大王国的首都,维斯特洛大陆上的明珠,此刻正享受着他们顶礼膜拜的伟大七神赐予的漫长夏日。     

有着古老历史的王都,正在阳光的照耀下呈现一片温暖而舒适的氛围。远处,气势恢宏的皇宫建筑群屹立在偌大的城市中央。高耸的巍峨大殿上方,巨大的玻璃穹顶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耀眼的银白色光泽。

坐落在宫殿下方的市集熙熙攘攘,人声鼎沸,而王宫里却人影稀落,精雕细作的宫殿和花园因为缺少人们的驻留而显得有些沉寂。

一阵沉重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金属质地的碰撞声,惊动了在宫廷花园栖身的几只渡鸦,它们惊恐地发出几声示警性的鸣叫,转身飞往它们自认为安全的庭院角落。

约翰华生,当今国王的弟弟,强壮的Alpha,风闻一时的弑君者,统领令敌人在睡梦中都会恐惧得发抖的无畏军团的大将军。此人不徐不疾的穿行于走廊间,保持着大将军应有的庄重仪态,没有因为被紧急召见的消息而弄乱应有的威严外表。

今天的御前会议他本不用出席。这几年他都在多恩过着外表奢华实为放逐的生活,对如今君临城内的势力布局一概不知,或者是根本不想知道。回到王都的头一天,他便一头扎进了小指头经营的妓院。

国王派出的贴身侍卫今早没有在他的宅邸里找到他,不知道是何人指点了一脸焦急的侍卫,让他去小指头经营的妓院找。这位侍卫见到了人,便不客气地代表国王陛下请他入宫。

一场御前会议正在大殿后部的小房间内召开。坐在长桌子两端的人正在争辩着什么,从而忽略了中途进入房间的大将军。国王清了清嗓子,回过神来的众人立即安静地注视着这位高傲的王弟坐在国王的左侧。不久后,他们把他忘到了脑后,激烈的讨论声再度响起。

约翰华生,在座的各位都是王国的肱股之臣,对这位国王的养子印象深刻。约翰华生在五年前结束了疯王莫里斯的性命。辅佐疯王长达二十年的御前首相吉姆莫利亚提,在自己的养子约翰华生的极力拥护下坐上了铁王座,掌握了统治七国之境的最高权力。谣言开始流传,传闻莫利亚提家族的长子曾密谋篡位。

消息就像自己生出了脚一样,短短几个月就风传至王国的各个角落。许多贵族既不堪忍受疯王的统治,也对新王的统治存在质疑,部分人甚至表达了强烈的不满,这些散布各地的消息大都逃不过君临眼线的掌握。对于这些涌起的不服之声,新王起先是杀伐决断异常严酷,不留一丝一毫的君臣情谊,以最严苛的手段遏制了这种怀疑和不满情绪的增长趋势。一年过去,君临城内的反对之声已经成为昨日风声。而对于外省的心怀不轨的造势者,新王却是一面严惩一面使出怀柔政策,成功地让几个没有多少共同基础却意图勾结起事的造势者之间陷入内耗,最后将危机被化解得一干二净。此刻的他才让大家明白他对王国的控制力十分了得。

两年前,莫利亚提家族的表亲,史坦尼斯家族带头发动了一场叛乱,但很快在约翰华生率领的无畏军团和新王强硬的外交手段下草草收场。尽管事情得到了解决,但作为一国之君,他并不敢对战争掉以轻心。君临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并且,在过去二十年他作为帝国首相全面掌权,建立了一支强大的军队,无畏军团。只需剑锋一指,君临的二十万Alpha 勇士们便会为他们至高无上的君王而战。

受到数万军队和百姓爱戴的吉姆莫利亚提此时一边听着大臣们关于某个问题的讨论,一边细细抚摸着象征权力的王杖上镶嵌的猩红宝石。此图不要让自己因为过于无聊的谈话内容而闷死在会议厅里。

 

派席尔大学士嘶哑苍老的声音和不时发自纸张摩擦的沙沙声单调地令人作呕。于是,吉姆的思维跳过了那些单调的声音和乏味枯燥的数字公文,径直跳到了首相人选的问题。这个问题也是今天开会的议题之一,大学士他们可以把最终决定权交给国王,他们只负责提供必要的建议。但吉姆莫利亚提不得不在意,也不得不由他自己做最后决定。

在做御前首相的二十年间,吉姆莫利亚提几乎是疯王莫里斯命令的忠实执行者,由此许多贵族对他恨之入骨,即便是他的养子杀死了疯王,他继位后也着手废除疯王时期不合理的法律条文,释放各家族的质子等一系列举动,王国内针对他的敌意仍是有增无减。在强敌林立的政治局势中,他感到了危险的气息,即使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他也无法相信他们,这令他十分苦恼。他不禁想起了偏居北境的威廉.史考特.福尔摩斯。

威廉与自己一样,是遵从命令寄居在君临的王宫之中的人质,直至成年后返回故土。在危险可能随时到来的宫廷生活中,他们逐渐成长,逐渐认清了自己的处境。一种本能地去寻找同伴的帮助和支持的情感需求让两个小孩逐渐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成年后,威廉返回北境的家族封地,继承了父亲的头衔和土地,而吉姆离开皇宫后便留在了京城,跟随在京城工作的父亲学习政务。

时光荏苒,世事变迁,22年的时间如白驹过隙般流逝。不间断处理各地上陈的公文事务中埋头忙碌多年的吉姆,时不时会看到来自北境方面的消息。威廉将北境治理得井井有条,封臣们对他爱戴有加。他对南方贵族们的勾心斗角的权力之争不怎么感兴趣,更愿意年复一年为国王守卫北境的广阔疆土。吉姆常常念及威廉,这位能力出众、受人爱戴的北境守护者,应该用来管理这偌大的王国,而不是做一辈子默默无闻的边疆看守,他可以做得更多。现在,他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机会。

坐在自己左手边的养子约翰华生清了清嗓子,把国王的神智拉回到现实。大学士乏味单调的话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结束,回荡在房间里的激辩之声也早已归于沉寂。坐在长桌两边的人们望着自己的国王。真是太失礼了,吉姆想。但身为一国之君,发自内心的骄傲感又不允许他向自己的臣子承认错误。

于是,坐在长桌最顶端的吉姆挥了挥手,大声宣布了自己的想法:“现在,国事上有任何情况,我全权交给大将军约翰华生负责。在我北巡期间,他将代替我暂理国事。今天就到这里吧。”国王的声音一落,长桌两边的人们纷纷起身,向他们的国王致意后悄无声息的离开房间。

吉姆莫利亚提注意到他的臣子们并没有涉及到首相人选的议题,想来也是因为派席尔的察言观色起了作用。而且小指头大人现在担任这个职位,王国内再没有人比他更熟悉国库里的事情。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吉姆莫利亚提都觉得今天议题的无意之失不能算错,就连这次北巡能不能达到找到首相人选的目的都是未知数。

全身戎装的约翰华生伴随在国王身侧,穿过空旷寂静的大殿和回廊,来到了宫殿大门外的方形平台。两人在平台的边缘迎风而立,俯视着脚下这座繁荣兴盛的王都。

身为一国之君,此刻的国王脸上仍保持着平静的神情,但心思却早已走远。跟随着温暖的南风,跨越高山、河流和荒原,飞到威廉曾经给他形容过的、有着好看的深红色的神木林,宏伟的城堡,宽广的原野,冰雪覆盖的绝境长城。他的视线似乎能直接触碰到北境晶莹的冰雪。


       继续求评论求点赞小蓝手喔!

       有同好的亲咱们快快互相关注一下吧!多多交流才有火花有脑洞有产出:-D


评论(1)
热度(2)

© 夏夜逐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