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逐凉

紧张地干事儿,紧张地休息。再这么咸鱼下去我赌自己每周会胖三斤!

【琅琊榜】【苏流/蔺流】 元宵花灯(欢乐向)

鸽子灯梗(好像没人开过这个脑洞唉)

倒吊在苏宅廊下挂花灯的飞流好口耐

这篇是欢乐向啊!高甜。

今天居然下暴雨了,郁闷

这是什么鬼天气。

 

 

 

      元宵节快到了。

       这是梅长苏一行人进入金陵后过的第一个节日。

       跟随宗主进入金陵的江左盟众人开始活跃了起来,按照往年在廊州时的习惯,逢年过节的日子都是大家热热闹闹地凑在一起打熬个通宵过来的。

       黎刚总管分派了各种准备过节的任务给一众人等。大家的性子也高得很,脚底生风似的跑得飞快。一时间,以往人来人往的苏宅竟难得有了片刻的消停景象。

       只有飞流好像跟宅内喜庆的画风接不上,自己一个人闷在屋里,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梅长苏这几日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飞流平时是不爱说话,但也没有连着两三天不吐半个字眼的时候。梅长苏思忖道:“这孩子不会生病了吧。”

       看脸色可不像是病了,吃的东西跟往常比可是一样都不少,大有追赶上蔺晨饭量的势头。

       梅长苏终于看不下去了,他把正在看的书放下,伸手摸上了正一心一意啃点心的飞流的头。

     “飞流告诉苏哥哥,为什么不高兴,是不是有谁欺负你了?”梅长苏宠溺地笑着,伸出另一只手擦掉飞流嘴角的点心碎末。

    “飞流, 想,花灯,鸽子,胖,难画,哥哥,不帮忙。”飞流一字一字地说道。

       梅长苏在听飞流讲话方面是一猜一个准,毕竟这是自家从小看到大的孩子。但这一次,梅长苏觉得飞流这话,好像有点怪怪的。

      梅长苏试着说:“快过节了,飞流是不是想看鸽子形状的花灯,想自己画。但是胖鸽子难画,阿庆哥哥他们不愿意帮你忙对吗?”

     飞流硬硬地点点头。

     不就是一只鸽子嘛,这事好办。梅长苏不禁为飞流单纯的孩子心性心疼了一下,随即唤了黎刚进来,让他带飞流去金陵城内的花灯作坊预订“大大胖胖的鸽子”形状的花灯,数目呢,梅长苏看似无意地看了下庭院,算是给了黎刚一个暗示。

      苏宅这么大,飞流爱挂多少就买多少,反正有的是地方挂。

      小孩子不是这样宠的啊宗主大人!黎刚暗自腹诽,表面上不敢违背宗主吩咐,拽了已经一脸兴奋的飞流就往门口走。

 

       元宵节晚,苏宅。

       飞流正在吉婶的指挥下倒吊在墙上,把一盏盏花灯挂起来。

        苏宅在一片花灯的映衬下,呈现出喜庆吉祥的气氛。

        梅长苏站在房门外,充满宠爱的目光落在正高兴地摆弄灯的飞流。

       已经挂上房的灯样式繁多,有莲花灯,仙桃灯,牡丹灯,茄子灯之类的。金陵匠人的手艺精巧,将花灯做得极其漂亮。

      还有鸽子灯,整整齐齐地挂满了一整条长廊,端的是个个憨厚可爱,珠圆玉润。想来这就是满足飞流想要鸽子灯愿望的成果。

      飞流从倒吊的房梁上下来时就看到他的苏哥哥笑了,立马高兴地飞身过去扑人怀里。

    “飞流,为什么想看鸽子灯?”梅长苏回抱住贴在自己身上的少年。

    “鸽子,胖,蔺晨哥哥,胖,像。”飞流的声音很小,只有梅长苏能听见。

      梅长苏把蔺晨的大脸从脑海中拎出来瞅了一眼,别说还真的有几分相似。

     我家飞流的联想能力就是这么好。

     黎刚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到宗主的身边,一看飞流这得到宗主独宠的样子,忍不住在旁边笑着说起往事。“想以前在廊州的时候,蔺晨少爷来盟里的日子几乎都能赶上过节,盟里那个热闹啊!”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咋着嘴巴,一副意味无穷的样子。

    “吉婶的元宵应该已经做好了,去晚了就没我们的份了。你们是不是准备让我享不到这口福只能喝汤啊?嗯?”梅长苏又好笑又好气地出声把手下的脑子从不知哪里拉回来。

    “是,是,宗主。飞流,好不快扶宗主去主屋!”黎刚跨前一步领着路。

      梅长苏突然玩心大起,一边走一边对飞流说:“看来飞流心里是喜欢蔺晨哥哥的。”

  “不,不喜欢。蔺晨哥哥,坏。”

   “可飞流刚才说的话可不是这样的。”

   “鸽子。”

   “哪里有这么胖的鸽子。”

   “蔺晨哥哥,胖,鸽子,胖。”

   “飞流,你看你自己都亲口说了。”

    “……”

    “飞流啊,哥哥告诉你一句话你想不想听?”

    “什么”(飞流懵懂脸)

    “蔺晨哥哥平时总爱捉弄你,他是在对咱家飞流表达‘打是亲骂是爱’的方式。”

    百里之外的琅琊山也沉浸在一片过节的喧嚣中。

     蔺晨突然觉得背脊一凉。

     你大爷的,谁在背后给我穿小鞋。

 

 

 

 

 

     飞流后来跟着蔺晨回琅琊阁生活,数年内出落成一个长身玉立的俊美少年。

      他跟蔺晨之间你追我躲的“逗你玩”游戏在琅琊阁天天上演。

      元宵节又到了,琅琊阁里挂起了花灯。

      这次蔺晨有飞流陪着过节。

     飞流盯着廊下的一排鸽子花灯,转过脸认真地对着蔺晨说,

   “苏哥哥说过,打是亲骂是爱”。

End

不行我词穷写不下去了小伙伴们请自行脑补鸽主的表情。

为什么会想到“打是亲骂是爱”这样奇怪的点上去【关注点再也不能好了】

 
继续求看文的亲留评论点小红心小蓝手支持作者喔!😊
 

 

 

评论(2)
热度(51)

© 夏夜逐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