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逐凉

紧张地干事儿,紧张地休息。再这么咸鱼下去我赌自己每周会胖三斤!

【琅琊榜】【蔺苏】【靖苏】巾帼不让须眉(殊/苏性转,注意避雷)

 之前用爪机看到的一个文梗。(哪位亲提供的真没注意啊!乐乎也玩得不熟等我有空去找一下那篇帖子)

文梗大概是说林殊是个女孩子,在外人面前是女扮男装。梅岭一战死里逃生,被琅琊阁所救,彻底恢复女子身,但武艺尽废。有江湖各路高人抱着苏姐姐飞来飞去的情节,好像还有飞流还是睡在苏姐姐卧室里之类的。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是因为想看风华绝代的宗主美人迷倒江湖众英雄&江左盟全体花痴自家宗主才不顾雷不顾想坏脑子玩这个梗的。(划掉)

本来自己还有一个梗想写的,结果一睡觉满脑子想得都是这个梗啊!入戏太深好像看到王语嫣版的梅宗主。(王语嫣:金庸小说中人,不会武功的武学博士 )

 研狗刷题中看到的,一直膜拜金庸大大然而不敢入坑只看过一点电视剧的小白表示该去补剧了。。。。

有糖有刀,蔺苏是前期有糖,靖苏的还没想好。

糖嘛不甜不要钱,刀嘛一不小心就写了,楼主谢绝谈人生但可以收刀片!

生子什么的以后再说(摊手,就不能单纯地牵牵小手谈恋爱吗?)

 

 

一 劫后余生

    开文十二年,冬。金陵城内林府。

    一贯冷静自持,杀伐果断,统领二十万赤焰大军都心有成算的林燮,今天彻底地让自己平日里的面瘫脸在帅府的前院地面上摔成了碎片。

    面上大写着爱妻心切的林燮听着离自己烦躁地来回踱步的前院不足几步远的房间内传出的声音,时断时续,蕴含着妇人已隐忍多时的痛苦之意。他的心被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手紧紧地揪在一起,呼吸之间都不复往日地随意,带着些许小心翼翼的意味。

因那民间流传的老人之言而不能踏入面前那一扇薄薄的门,去到挚爱之人的榻前分担新生命诞生的痛苦。林燮的右手忍不住覆上腰间冰冷的剑柄,想立即抽出伴身多年的宝剑在这庭院舞上一段,好纾解心头难言的焦虑。

      有人制止了他。林燮一抬眼望去,竟是军中好友,穆深。

   “耐心等等吧。已经请了金陵城最好的大夫和产婆,长公主和孩子想来是不会有事的。”穆深尽量放缓口气,劝着这位面露焦虑之色的军中好友。

     穆深自知自己跟林燮同为沙场宿将,肚子里装的墨水没有多少,说不出什么像样的安慰人的话来。眼看这位素日里颇有儒将之风的好友耐不住性子,他也只能来了个紧急制止的动作。

      平时威风凛凛的林帅拔剑之时,任谁都近身不得。穆深这是抱着就算自己找死也要制止这等鲁莽行径的心思,把心横过来干事。

     关了大半天的房门终于打开了,几个面露疲惫之色的女子和太医相继慢慢地走到外面。穆深挨个看了看那些人的脸色,看样子情况并不太好。

      林燮用阴得能跟这冬日天气一样冷的声音问道:“情况如何?”

  “长公主殿下的生产时间过长以致于元气大亏,现在已经服了太医开的汤剂歇着。”

“我问的是孩子。”林燮焦急地问人,没有听到婴儿的哭声让他不能放心。

     这几个人面有躲闪之色,互相你推我躲,一时间无人去应对林帅的质问。似是有什么难以开口的情绪,又像是躲避着什么似的沉默。

     随着长公主陪嫁到林家的辛嬷嬷此时一脸庄重地走到林帅面前,以一副请罪自罚的姿态跪于林燮面前。

 “长公主殿下生下一个女婴,但身体到底是亏损了。这个孩子很可能是她唯一的孩子。她们身为医者,担着家人性命干系是不敢言的,我替她们说。这个孩子,出生时气息微弱,后来竟然连这一点生气都断了。”

     饶是征战沙场多年,见过最惨烈之状的军人林燮,在须臾之间都经受不起这恍如晴天霹雳的惊人消息。即将为人父的热烈喜悦如跌下九五之渊,这弥漫金陵城的冬日寒气都失去桎梏似的灌入,深寒的冷意下是没有温度的寂静。

   “我要看看她。”林燮忍得发红的眼睛直直地落在面前的身影上。

      一个小小的襁褓无声地被递了过来,林燮缓缓地从另一个人手上接过这个被包得像个团子的孩子。露出在外的小脸乌青一片,林帅仍不可置信地把脸贴向孩子,冰冷的触感将他最后一丝可能的幻想硬生生地掐断。襁褓周遭还残留着些许的热度,但这都不是从这个孩子身上传出来的。

      林燮看着他唯一的女儿,心中一团怒火徐徐升起。林家世代忠良,保家卫国,鞠躬尽瘁,自己与晋阳又是天作之合,琴瑟和鸣,绝无半分纳妾的杂念。难道,这天命,竟是要从自己这里断绝林家唯一的血脉?

      想到这里,不甘心就这样听天由命的林府家主直接撕烂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将女儿的襁褓尽数扯去。一双大手抱起女儿,将其紧紧贴在胸前。不顾众人的劝阻走出门廊下到屋外的空地上。

      众人谁也不敢上前拦着这人,只能沉默地看着院子中不复挺立的身影。

      只身着中衣的女子从房内离箭般冲出来,站在门口的人被她冲倒了好几个。安静的人群这才有了些许慌乱之气。谁也没想到,长公主这么短的时间内竟能自己下床,疾奔出室外直到院中拥住自己的丈夫。辛嬷嬷最快反应了过来,赶紧返回屋中拿着一件鹅毛大氅去给长公主披上。四个人在落雪的院子里站在一起,不发一言。

      林燮感受到自己的女儿开始倔强地往身体里吸气,虽然开始时很慢,但林燮那丝劫后余生的希望却被这微弱气息给带动了起来。辛嬷嬷一边顾着长公主,一边轻轻地拍这孩子的背。很长时间后,一声啼哭打破了这一院死寂而悲伤的气氛。

     林燮在这天头一次落了泪。

 

 

     开文十三年,立春。

      长公主晋阳因为身体原因需要去江左地区静养,林燮向皇上请旨辞官,同妻女同行。

      在去往江左的路上,林燮接到手下人传来的消息:穆王妃于四月产下女儿,已取名霓凰,生得很是可爱。

       林燮不知怎么的,在脑海中想象了下好友爱女娇小可爱的模样,就看向自从上了马车后就睡着不醒的林殊。

       此番去江左,他有自己的一番打算。

 

 

 

 

 

       三年后,姑苏城外寒山寺。

       敦促寺中僧人做早课的钟声清晨时响彻山顶,住在寺院后静院的人家习惯了这寺院中的动静。一早院中就开始有人走动。

     林殊却是足足睡到日上三竿才被母亲拉起来洗漱穿衣吃早饭。这惯例的起床程序日日林殊都任母亲或服侍她的女仆摆弄。今日不知怎么的,林殊在母亲给她梳头时闷闷不乐地看着镜子。

  “为什么我不可以像蔺晨哥哥那样,后面头发只扎一根白布发带,其余的都散开?”

  “因为你是女孩子啊,小殊。女孩子的头发可有讲究了。”晋阳长公主如葱地玉指捋着自家女儿长长的青丝说道。

“不要嘛,娘,我才不要那样。”小殊嘟起嘴巴,坐在椅子上动来动去。

  “为什么?娘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难道你不喜欢?”

  “因为,因为,蔺晨哥哥说他专欺负打扮得漂亮的女孩子,还往她们头上扔虫子,粘脏东西。我才不要因为这个被他欺负呢”林殊委屈地说着话,一双桃花眼硬生生地红了。

“蔺晨那孩子真是的,怎么又在欺负你?一点照顾人的心也没有。”

  “昨天我们玩捉迷藏,我藏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哥哥爬到石头上面去推旁边那棵树,有水落下来弄湿了衣服。我怕被人看见要骂我,硬是等了小半天,衣服干了才敢出来。”

  “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晋阳叹了口气道。

  “是不是我家晨儿又闯祸了?这孩子,一天都没有让老夫安心过。”随着一声带着歉意的声音,蔺霄推门进屋。长公主依例行了礼,蔺霄作了个揖回应。他本是琅琊阁阁主,常年在江湖上行走,在礼数上一向从简,但对待晋阳长公主这样的有身份的贵客便要尽到该有的礼数。好在这位长公主本性里是女中豪杰,性情刚烈直率,也因为蔺霄是夫君好友之故更不讲究这些繁琐的虚礼。

     蔺霄耳力不错,刚才已将这母女俩的谈话内容听了个大概。此刻他凑前了一点,猿臂轻展,便将坐在镜前的林殊抱到怀里。林殊认得这个人,是那个爱捉弄人的蔺晨哥哥的父亲,像找到了救星一样,抬着头盯着蔺霄的脸,不由得撇撇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晋阳长公主扶额。自家女儿在家夫好友怀里,一双水盈盈的鹿眼瞧着人,看上去是一副快泄洪的样子,真真是会在正确的时间地点做正确的事啊!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心机,也不知道是谁教的。

     蔺霄的表情一下子变换得有点不自然。他清了清喉咙,将林殊给回她母亲抱着。又在屋子里站了一会儿,叮嘱了给林殊喝药的事情,还留下了新的药方。把事情都交代完后,蔺霄转身出了房门,转眼间换上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阴郁表情,抬脚就去捉他那不知道躲到哪里去的儿子回房间教训去了。

 

     三年后。

     朝廷接到军报:北境大渝方面有异动。

      旨意日夜兼程到了江左。

      林燮接了圣旨,需即刻随御使出发,回边境统帅军队,抵御外敌。长公主殿下也无意留在江左,便收拾妥当随同丈夫一起出发,取道回京城。

     只是,三年前那个劫后余生的婴儿,变成了三年后林帅的江湖故人之子——林殊。

 

TBC

 

 

     这里私设林殊的长相本身就有些阴阳难辨。

     你们没看错啊这里蔺苏是小时候就认识的,不过时间很短也许蔺晨少爷以后会不记得这回事。

       一开头就捅了好大一刀,如果有啥不合逻辑不符合现实的错误请大伙轻拍(毕竟我还是个学生党)后面写日常的时候回甜回来的,嗯。

      埋了好多梗不知道到时写不写得到。(望天)

      请看文的亲不要吝啬地投喂小红心小蓝手让我知道有人在看文啊!

 

 

 


评论(8)
热度(54)

© 夏夜逐凉 | Powered by LOFTER